首页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吉林省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长春市人民政府 

执行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长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长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431-81162992,81162979 传真:0431-81162979 邮编:130022 地址:长春市南关区谊民路966号 吉ICP11005196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291号 

网站简介      |      公司简介      |      广告刊例      |      法律顾问      |      诚聘精英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2377

  • q

新闻速递

>
新闻速递

《银幕里的中国》:1997年 雨季中洞见花季嫣然

浏览量
【摘要】:
“我今年十六岁,和这座城市同龄。”能在开篇便如此深情地道出旁白的女孩儿谢欣然很幸运,因为在1997年,她不仅仅是从小说、电影《花季·雨季》中走出的翩然少女,更是与深圳特区一同成长的城市主人公。

  开栏语: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华网吉林频道与中国长春电影节官方网站联合刊发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一书中的文章,从电影的角度回望历史,从历史的角度重述电影,在艺术与现实的交相辉映中,重温银幕经典,展示生活变迁,致敬伟大时代。

  “我今年十六岁,和这座城市同龄。”能在开篇便如此深情地道出旁白的女孩儿谢欣然很幸运,因为在1997年,她不仅仅是从小说、电影《花季·雨季》中走出的翩然少女,更是与深圳特区一同成长的城市主人公。

  时间的指针倒转回1997年,如果说,比尔·克林顿连任美国总统,尚属距离中国民众遥远的国际事件,那么亲历香港回归、长江三峡大江截流成功等象征着中国愈发强大与昌盛的一幕幕,则可谓惊天动地的1997大事记。当然,这一年也并不都是明丽的色彩,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那一年辞世。老人安详地走了,但是他在南海边画的“圈”却在白驹过隙间不断地创造、演绎着传奇的光影。

  《花季·雨季》DVD封面

  1997年,一部名为《花季·雨季》的电影划破长空,打破了沉寂许久的中国电影市场。影片开端便初见迥异于此前所有作品的端倪。在艳丽的晨辉中,镜头扫过深圳的摩天高楼,也带到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这时本文开篇提到的谢欣然,道出一句“我今年十六岁,和这座城市同龄”的旁白。花季与雨季看似矛盾,其实恰恰折射出一座高速发展的特区城市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这也成了《花季·雨季》区别于以往中学生题材影片的特立独行之处——在深圳的一所重点高中里,以高中生谢欣然为代表的特区少年,对所处环境的感悟、参与,冲突、融合,以“刘夏家庭危机”“功败垂成竞赛场”“漫画风波”“评选‘特优生’”等胶片语言,描绘出了弥漫着浓郁特区时代氛围下的学生群像,实谓宝贵!

  1997年7月1日,香港政权交接典礼上,中国国旗升旗仪式的现场 王苗/CTPphoto/视觉中国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别名鹏城的深圳,俨然中国改革开放之窗,地处广东省南部,珠江三角洲东岸,与香港一水之隔……颇具意味的是,深圳的面积是1997平方公里,而中国政府是在1997年收回香港主权。伴随香港回归,毗邻香港的深圳,即便是小小年纪的谢欣然们,也不得不面对商品经济社会带来的影响。城市的高速发展、生活的快节奏,使得求学、落户、打工和发展等种种考验过早地进入孩子们的视野和他们周遭的生活,这也成了催生当年十六岁的少年作家郁秀挥笔写就长篇小说《花季·雨季》的缘由。

  没错,郁秀写的就是自己身边活生生的生活,她笔下谢欣然一家想方设法落户深圳的境况,正是20世纪90年代许多涌向深圳的人的真实写照。能否在深圳立足,能否在这个时代最前沿城市获得发展的良机,一个户口簿可谓牵动着人们人生“剧情”的走向。

  今时今日,深圳全新出台户籍迁入政策,以确保为“深圳速度”再助推一把“加速度”,吸引更多有志之才。这样开放包容的深圳,又怎能不让世界刮目相看?今天,深圳港货物吞吐量超越了香港和广州;在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以及直辖市、省会城市中,深圳人均购书数量连续多年位居第一;1979年深圳GDP是2亿元,中国最高的城市上海是286亿元,深圳是上海的1/143。2017年,上海GDP总量仍是中国第一,深圳却已追到上海的八成以上。

  由此说来,不是“70后”和“80后”两代人无法忘怀《花季·雨季》,而是1997年上映的这部作品,紧跟时代步伐,映射时代之变。而提及电影,就不能忽略一个人,她就是当年创造《花季·雨季》再版20余次、印数超过500万册这一庞大数字的作家郁秀。1974年出生的郁秀,于1984年随父母工作调动移居深圳,1993年高中毕业后就读深圳大学与美国西雅图艾德蒙学院联办的学位课程,于1995年赴美念商学。换句话说,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花季·雨季》极盛之时,郁秀均未亲睹。但是,当年的报刊却记录下那时的一时无两。《北京晚报》有一则消息,当《花季·雨季》在《深圳特区报》连载时,学生们用它代替了每天必读的“股市专栏”,并认真做剪报。后来,当《特区文学》再次选载该文时,杂志一时间“洛阳纸贵”。

  可以说,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花季·雨季》的横空出世,使文艺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出版集团蓦然发现,原来少年文艺市场可以如此之巨大。这就难怪在郁秀之后,少年写作掀起一股风潮,其中以多家高校与萌芽杂志社共同推出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为盛。这场赛事以一种新型方式挖掘、培养出一大批少年写手,比如1999年正在就读高一的韩寒。当年,韩寒以《杯中窥人》一文获得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同样是少年写手,同样才思飞扬,如果硬要再找出些韩寒与郁秀之间的相同、相通之处,恐怕就要数他俩的严重偏科了。郁秀说,她从来只会在成绩榜的末尾找寻自己的名字,而韩寒则因期末考试七科不及格而留级……在人们尚不清楚素质教育为何物的彼年,郁秀、韩寒这样怀揣文学梦的少年,在靠文字抒发自我、成就自我之前,该是接收过多少人的叹息与扼腕呢!

  郁秀之后,“青少年作家协会”“中国少年写作班”等散兵游勇式的少年写作队伍,开始向规范化、系统化训练转变。韩寒等一大批在“新概念”下羽翼丰满的年轻一代,获得文学与商业的双重丰收,这不失为推进青少年文学创作进程的一份助力。

  郁秀说自己是读《红楼梦》长大的,那时她的双胞胎姐姐手不停笔地画金陵十二钗,而她则潜下心来给书中的人物编排关系表,直到将荣宁两府几百号人物盘根错节的关系全部厘清。第一本小说便敢于驾驭校园中的10余个人物,相信《红楼梦》功不可没。这段有趣的“插曲”,如若放在当下中小学校园提倡阅读经典的大背景里,也是合乎逻辑的。

  十六岁写十六岁的“自画青春”,自有它的纯情与可贵,然而,除此之外,电影同样应该具有沉思的美学品质。当一部作品激发了少年与成人两代人的深刻思考,便成功调动了其沉思特性。改革开放近20年间,很多旧貌换新颜,谁说雨季中的谢欣然们就不能绽放嫣然花季呢!(毕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