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吉林省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长春市人民政府 

执行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长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长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431-81162992,81162979 传真:0431-81162979 邮编:130022 地址:长春市南关区谊民路966号 吉ICP11005196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291号 

网站简介      |      公司简介      |      广告刊例      |      法律顾问      |      诚聘精英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2377

  • q

新闻速递

>
新闻速递

《银幕里的中国》:1985年 一张划破时代长空的“旧唱片”

浏览量
【摘要】:
 
《路边吉他队》当初造就的万人空巷向影院、连看数遍仍激动不已的“现象级观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归功于它是中国第一部通俗音乐故事片。

  开栏语: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华网吉林频道与中国长春电影节官方网站联合刊发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一书中的文章,从电影的角度回望历史,从历史的角度重述电影,在艺术与现实的交相辉映中,重温银幕经典,展示生活变迁,致敬伟大时代。

  1985年2月20日,农历乙丑牛年的大年除夕,恰逢雨水节气。人们赋予这种“偶遇”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 —“雨浇春”。上一次出现“雨浇春”还要追溯到遥远的1920年。1985年3月6日,中华民族传统节日元宵佳节,又遇上惊蛰节气……

  此时,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思想激烈碰撞的时期,人们思想上渴望交融互通,一些改变与突围正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上演。

  当然,在这个“变数”与变革无处不在的时代,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意外地与一种开疆拓土的精神引领相遇……

  影片《路边吉他队》剧照 长影集团

  长卷发、喇叭裤、蛤蟆镜、花格衬衣,再身背一把红棉吉他……这是“他们”的标配。“他们”曾以为,只要把港台歌星的歌曲学个形似就挺牛了,但是事实上,那所谓“学得像”,不过是自己制造的“一张划破了纹路的旧唱片”,于自身,毫无益处可言。于是,“他们”开始渴望冲破保守的束缚。

  “他们”是谁?“他们”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那些热爱音乐的社会青年,如若非要把“他们”具象描述一下,那便从长春电影制片厂1985年拍摄的《路边吉他队》中探寻一些端倪吧!

  正像片中那些音乐青年讲述的故事一般,一旦意识到模仿的卑微,他们便开始原创并唱响自己的歌,直到以崭新的姿态、充满激情和活力的曲目,最终赢得歌迷,也赢得对手的尊重……

  影片《路边吉他队》剧照 长影集团

  《路边吉他队》当初造就的万人空巷向影院、连看数遍仍激动不已的“现象级观影”,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归功于它是中国第一部通俗音乐故事片。另一个原因便是它对特定时代人们思想的一种颠覆。20世纪80年代,是国人正处于封闭与开放交接时心理困惑的年代,如果真如本文开篇所述那般打扮,无疑会被人们视作流气、颓废或不求上进。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路边吉他队》无疑炸响了一声惊雷,它勇敢地打破人们思想上的禁锢,做了绝大多数人不敢做的事。

  你看吧!片中那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年轻人身着“奇装异服”,满脸胶原蛋白地用一把吉他还原着音乐本身的美好。他们不再唱靡靡之音,不再模仿港台歌手抑或是欧美范儿,而是用最朴实的语言唱尽生活的甘苦。

  片中出现的电琴在当时也是稀奇昂贵的新潮乐器。据说,当年即便是专业乐团,也是需要打报告申请才能购买的。有对乐器比较熟悉的老乐迷说,那个年代曾流行一种在木琴上加上震音器,模拟电琴效果的,也有在木琴颈上紧绷一张白纸拨弦,模拟沙锤效果的……这些细致的描述无不在证明一件事——80年代的音乐草根们是何等智慧,对音乐又是何等的执着!

  《路边吉他队》无疑是一部处于音乐片雏形期与探索期的片子,但它对于那个时代的国人来说,又无疑是划时代的。自它问世,音乐等文艺形式的表现与表达,跟闭塞年代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分水岭。

  一部优秀电影作品的诞生从不是偶然与巧合。表演让人们在激情与梦想间,初尝渴望在思想上挣脱并付诸实践的快感。观众们惊喜地发现,那些为了梦想而去拼搏,去与生活死磕的故事,原来可以被拍得如此入心、如此新潮。对,《路边吉他队》周身闪烁的正是“新潮”这个词。在人们的思想迫切需要像社会进程一般步入“改革开放”的轨道时,一部思想新潮的影片,不正是一种精神引领吗?创造这种引领之势的,正是演职员表上一个老一代影迷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常彦。作为长影著名导演,常彦是《路边吉他队》的导演和编剧之一。由此,我们心中一切关于“电影为何这么好看”的疑问便迎刃而解了。

  影片《保密局的枪声》工作照 长影集团

  1979年,国庆30周年,常彦导演的《保密局的枪声》既不是长影重点片,也非献礼片,只不过是一部低成本的小片子,甚至因为成本太低,常彦不舍得用当年渐成流行的彩色胶片,改用黑白胶片……

  创作之初并不被看好的《保密局的枪声》,在常彦新颖的导演手法与镜头语言的“改造”下,红遍了大江南北,创造了中国电影史观影人次高达6亿的神话。1985年的《路边吉他队》,同样是以新鲜感取胜。

  究竟是时代造英雄,还是英雄创时代?如果这个发问用在此处,恐怕都不合适,因为它呈现的明明就是英雄与时代相得益彰!

  《路边吉他队》的主演们并非来自路边,都是从创建于1947年的长影乐团中精挑细选的演奏员,他们在影片中奉献的是真唱,演的是自己,这种本色出演的真诚,有意无意间为日后国产音乐片创作奠定了专业的主基调。

  长影乐团的老艺术家们说,在20世纪80年代,长影乐团的排练厅里,每天钟鼓齐鸣。当时港台音乐与欧美音乐开始流行,长影乐团的演出经常是以流行音乐为主,因此深受观众欢迎。板胡演奏者陈万滨花了一年多时间苦练吉他,每天中午不睡觉也要坚持练习。他和《路边吉他队》里的梁清的排练室挨得很近,两人经常一起切磋琴艺。那时,陈万滨在演出时是边弹边唱,经常一唱就是七八首,他自己不唱时,还要为其他演员伴奏……

  往事历历在目,映照着彼时年代下人们对流行音乐的痴情,而正是这些弄潮儿,用他们的实际行动,为其所爱打上了深浅不一的时代烙印。

  我们看过《路边吉他队》,结识了那些曾经在20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的吉他热潮中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其实,现实生活中,甚至比《路边吉他队》上映还要早些时候,全国各地已经涌现了不少名副其实的“路边吉他队”。

  有据可考的是李德林。近年来,老人还经常集结另外四位当年“路边吉他队”的老朋友马常宝、大憨、二憨、陈三哥,三齐式“蘑菇头”、旧式喇叭裤、深色蛤蟆镜……仿佛岁月之于他们从未留下任何痕迹。许多玩儿吉他较早的人都知道,作为天津民间流行音乐的启蒙者,李德林练就的吉他勾打演奏技法曾如《路边吉他队》一样,深深影响了一代人。

  李德林“导演”的现实中的情节,与 2018年上映的怀旧电影《兄弟班》可谓如出一辙。当年“温拿五虎”乐队中的陈友,用若干年后打磨的《兄弟班》,用与谭咏麟、钟镇涛等多栖明星同组乐队的往事告诉人们,情怀将终生牵绊着这群热爱音乐的人。

  当然,《路边吉他队》最重要的标签还是引领时代风尚。

  它曾引领着一个1974年出生在哈尔滨大院里的少年,从此怀揣音乐梦。令人咋舌的是,事情真的太巧了。《路边吉他队》中,徐晓光的父亲是个京剧迷,经历了从对吉他极为反感到支持两个儿子走稳音乐路的艰难转变。而现实生活中,这个名叫李健的孩子,父亲是一名京剧武生,虽然耳濡目染经常在院子里翻跟头、唱京剧,可是他并不是真的喜欢京剧。在《路边吉他队》上映的几年后,李健偶然观之,并第一次知道吉他这种乐器的存在,从此,他爱上了吉他!高三时,清华大学举办关于文艺爱好者的夏令营,李健在舞台上演唱了一首《说句心里话》,并以比赛第一名的成绩直接进入清华大学……

  每个时代都有它令人铭记的流行文化,而当每一股流行风刮过,都会为努力融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标记一个或多个风向标,据此指引,人们顺时代而行,收获圆满。而那些已经演绎过的或正在上演的走心故事,无不是时代更迭背景下的有关精神气质的薪火传承。

  虽然流行的风总会吹过,但那一张划破时代长空的“旧唱片”最是醉人!(毕馨月/长春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