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指导单位:国家电影局      主办单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吉林省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长春市人民政府 

执行单位: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中共长春市委宣传部 长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长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431-81162992,81162979 传真:0431-81162979 邮编:130022 地址:长春市南关区谊民路966号 吉ICP11005196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291号 

网站简介      |      公司简介      |      广告刊例      |      法律顾问      |      诚聘精英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12377

  • q

新闻速递

>
新闻速递

《银幕里的中国》:1979年 橘色的青春

浏览量
【摘要】:
1979年上映的电影《小字辈》里,白底橘色条纹的003号公交汽车行驶在上海外滩和平饭店门前的马路上。它的左侧是旧迹新貌皆依稀的十里洋场,唯一一块竖版牌匾格外醒目——“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开栏语: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华网吉林频道与中国长春电影节官方网站联合刊发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一书中的文章,从电影的角度回望历史,从历史的角度重述电影,在艺术与现实的交相辉映中,重温银幕经典,展示生活变迁,致敬伟大时代。

 

  1979年上映的电影《小字辈》里,白底橘色条纹的003号公交汽车行驶在上海外滩和平饭店门前的马路上。它的左侧是旧迹新貌皆依稀的十里洋场,唯一一块竖版牌匾格外醒目——“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实现了关系正常化。3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理论出台,奠定了明确走中国特色现代化道路的理论基础。4月,中断了30年的穗港直通火车再度通车。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正式开始,一切都在充分地释放“建设一个开放和日渐走向复兴强盛繁荣的中国”的信号。与此同时,上海数十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开始陆续返城。时代浪潮汹涌,需要浪潮中的人抱团积跬步。

 

  影片《小字辈》海报 长影集团

 

  电影里的画面右侧,也就是003号公交汽车的车身右侧,应该就是滚滚流淌的黄浦江,但是它在电影里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画面。大概是因为电影拍摄和上映的时候,位于江的另一边的浦东还是一片荒芜,距离“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的现实尚且遥远。12年后,外地人到上海出差、旅游,在外滩游玩的时候,隔江会看到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在陆家嘴茁壮成长,历时4年,骤成新地标。如今,浦东与浦西一江之隔,现代感和历史感中间,是越来越大的货轮和点缀着彩灯的游船在江上来来往往。接踵摩肩的游人站在003号公交车驶过的路边,看到的是陆家嘴辉煌璀璨的灯火、高耸入云的大厦,以及巨大的品牌标志。知识青年返回城市,要做些什么呢?影片告诉人们:“要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

  003号公交汽车是当时现实中上海42路唯一一辆橘色汽车,它是一辆SK661P/SK661F型铰接式汽车,由上海市公交公司开发制造,无空调无电扇,全长10米左右,载客数不少于146人,人们称它为“大篷车”或者“巨龙车”。003号单程45分钟,上海体育馆、漕溪大楼渐次闪过,唯一出现的一个红绿灯由交警“小白”坐在岗楼里手动调节。车上需要三位工作人员。影片里小青(赵以心)、小黄(迟志强)、小洪(张明明,现实中上海 20路公共汽车驾驶员)在同一辆公交汽车上共事,名字契合光的三基色,由此折射缤纷而芜杂的岁月故事。

  电影里,人们礼貌而规矩地拥挤在一起,现实必然有着另一番景象。

  《小字辈》上映21年后,有一部叫作《上车,走吧》的电影,黄渤扮演的高明在北京北三环路上把头伸出车窗拍着小巴车身大声吆喝着揽客,狂飙在302沿线。生意好的时候,车里的人拥挤得像是装在网兜里的鲫鱼。每次到站,高明得先下车,等上完客再上车。

  可以想见,003号上的故事一点儿也不会少。阳光灿烂的都市里,那时的楼宇并不高,云朵在人们不需要仰头看的空中自由飘拂,橘色的003号在郁郁葱葱的行道树中行走,两侧是穿着白色的确良衬衫骑着自行车的人们,“叮铃铃”的自行车铃声像夏日里的蝉鸣,愈加衬托出城市的静谧,又或者是蓬勃发展前夕的笃定。

  15年后的广东省青春歌曲创作大赛决赛上,深圳女歌手刘绍文首唱了惊艳至今的一首歌:“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

  “要在建设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发展高尚的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时代指示精神,很快点燃了民间对“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的热潮。《小字辈》里“正在给科研当后勤”的科研情报所老高勉励革新迷小葛:“已经失去的东西,光埋怨有什么用?应该向前看,赶上去!”

  在城市的光环下,时代的贫瘠仍然随处可见。返城知青、上海和平饮食店工人小葛位于和平路18号楼的屋子里空荡荡,书籍有限,电器有限。他啃着因为自己失误烤煳的烧饼,满嘴黑乎乎的,专心致志地学习,墙上用毛笔字写着他的座右铭“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向科学文化进军”。这一画面几乎成为一代人自勉以及教育子女的经典教材。

  此时,作家路遥笔下的孙少安、孙少平兄弟,远在陕北乡村,没有这方安静的书桌。1979年,早已告别书桌的他们毫无选择余地地选择了与城市青年截然不同的人生,孙少安领导生产队率先响应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在全村推广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9月下旬一个秋雨蒙蒙的日子,少安带着他的畜力车,来到了原西县城开始找拉砖的活儿,晚上到距离村子有一里多路的一孔没门没窗废弃了几十年的烂窑洞里,因为担心那头铁青骡子挨雨淋了生病,少安睡在窑洞门口,让“万一这牲口有个三长两短,他孙少安就得去上吊”的骡子睡在里面。孙少平此时已经背着行囊在城市里当起了揽工汉子,后来又幸运地得到了当煤矿工人的机会。

  城里的孩子开始在刚兴起的 12英寸黑白电视里看着捆绑播放卡西欧电子表广告的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西北的窑洞里,乡村孩子还在黄土里打滚儿玩儿,时代给了城乡不同的机遇和挑战。

  电影呈现美好,激励青年人“不要虚度年华”,也用喜剧对照现实,让人对号入座,自我反省。1979年上映的另一部电影《瞧这一家子》里,曙光毛纺厂精织车间主任老胡一边说着“咱是干部,就要‘干’字当头,不能让人倒着叫咱们‘不干’!”一边对跟小葛一样的革新迷们说:“干!出大力流大汗,不干就建不成社会主义。”“我告诉你们!眼下最重要的是把损失夺回来,多生产保质保量的毛料子才是正经大事。光惦记偷个懒取个巧可不成。”

  陈强、陈佩斯父子扮演了片中的老胡父子,一个老保守,一个爱吹牛,让人哭笑不得的同时针砭时弊。那时的陈佩斯,头发浓密,可俊朗可鬼马。

  在《瞧这一家子》里扮演态度蛮横的售货员张岚的刘晓庆,同年主演了另一部震撼全国的电影,名叫《小花》。这部电影讲述了在解放战争进程中的几个年轻人的故事。影片里,几段因为战乱而失散的亲情,眼看着就要迎来激动人心的相聚,刘晓庆抱着陈冲在湍急的河水中中弹倒下,唐国强肩抗承载战友们过河的浮桥大声呼喊着妹妹,雨水、河水混杂着悲愤的泪水遍布他的面庞。

  此时,战火把天空染成橘红色。浮桥上,解放军战士疾步如风,风云轰然转换。30多年后,“孙少安站在小土坡上,用手飞快地卷起了一支旱烟卷儿。他抽着烟,久久望着欢腾的村庄和隆冬中的山野——再过半月就是惊蛰,那时一声惊雷,大地就要解冻了”。

 

 

  影片《小字辈》剧照 长影集团

 

  夕阳西下,把天边的云彩染成一片橘红色,小葛把半导体收音机拆开来做成了公交自动报站系统,让“只好当人民的受气包”的售票员小黄“为四个现代化抢时间”。那时候,小葛告诉小黄“回来时换一个面就行了”的磁带,也被称为紧凑音频盒带,跟录音机一样还是个稀罕的东西。如今,随着音频存储媒介形式的不断演变,磁带早已经退出应用的历史舞台,成为收藏爱好者珍爱的“难以忘记的 AB面”,其因材质而来的嘶嘶倒带杂音,与其承载的音乐一样,写满了旧时光的记忆。

  1979年,刘晓庆在《小花》里跪着抬担架在竹林里艰难前行的画面,配着一首由青年歌唱演员李谷一演唱的名叫《绒花》的歌,把世人感动得在银幕前哭得稀里哗啦。1979年,与刘晓庆同在《小花》中倒在战火中橘红色天空下的年轻人陈冲,在另一方银幕上主演了一部叫作《海外赤子》的电影。银幕上,她在台前唱,银幕下,马来西亚归侨叶佩英在幕后配唱:“我爱你中国,我要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你!”同年上映的电影《李四光》里,提到了李四光创建并担任首任院长的东北地质学院,这所学院后更名为长春地质学院。1979年,21岁的黄大年在这里就读应用地球物理系。电影《海外赤子》中的这首插曲《我爱你,中国》,成了他此生最爱的一首歌,每当唱到情深处,他都激动得泪流满面。

  30年后,他哼着这首歌,从英国返回阔别18年的祖国。1979年,小洪、小黄、小青们在《小字辈》里唱着:

  生活呀生活,

  多么可爱,多么可爱,

  像春天的蓓蕾芬芳多彩。

  明天的遍地鲜花,

  遍地的鲜花,

  要靠着今天的汗水灌溉……

  青春啊青春,

  多么美好,多么美好,

  我的心啊,

  有时像燃烧的朝霞哟,

  有时像月光下的大海。

  想到那更美的未来,

  我要从心底唱出来,

  我要从心底唱出来!

  ( 1G )

  摘自《银幕里的中国——40周年,电影中的改革开放故事》,吉林出版集团2018年12月出版